“只是件小事?”——时尚买手的社会责任感

  • 2013-11-21
  • Paris
  • 中赫时尚
  • 1671

       十三行买手邓婷说:“做这些我不需要别人记住或者知道我,我觉得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我想我会一辈子做下去。”

邓婷,广州十三行资深时尚买手。走在时尚最前端的她,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时尚买手般酷劲十足,相反平易近人让她与生产商之间的关系更为融洽。除了工作之外,她最爱旅行。然而在今年年初的一次旅行让她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投身近慈善扶贫的大军中。最难得可贵的是她的一对一直接捐助。对于慈善事业,她认为这是义不容辞的。

 

“只是件小事?”——时尚买手的社会责任感

 

中赫时尚:服装设计专业特长对你在时尚买手的工作中有没有什么帮助?

 

邓婷:做为一个时尚买必须要具备敏锐的市场嗅觉力,以及对面料,廓型的了解而这些在前期学服装设计专业中都有学过,这对于我现在的工作来说帮助很大。

 

中赫时尚:从设计类工作转型到营销类工作会不会不太适应?怎么调节的?

 

邓婷:这个刚开始是有一些不适应,但是由于自己对服装的无限热爱,又想自己能在此行业中有所提升,还是毅然选择了,至于怎么调节的还是刚开始到处看一些相关方便的书籍,然后自己到处跑和一些行业前辈学习实践,慢慢的时间久了吸取了一些经验和教训。

 

中赫时尚:为什么来到中赫学习时尚买手?未来的职业规划是怎样的?为什么会选择从品牌区域经理到买手?

 

邓婷:最早知道中赫是从我广州大学的一个朋友提起的,然后便开始关注中赫了,经过各方便了解觉得就国内而言中赫在买手相关方便的培训还是比较具有权威代表性的,为了更高的提升自己我便报名参加了。至于怎么从品牌区域经理到买手?是因为我为了的计划是开一个自己品牌的买手店铺。

 

中赫时尚:你最喜欢的服饰品牌是什么?是否考虑代理?根据本季的流行趋势你最喜欢那家品牌发布的那个系列?最喜欢的单品?你个人最喜欢的颜色?最喜欢的时代文化?

 

邓婷:我喜欢的品牌相对来说喜欢欧美的多一些,至于代理没有考虑过,因为未来我是想做自己的买手品牌,最好走出国门,嘻嘻,我喜欢一切温暖的色调,个人更喜欢,我喜欢巴黎左岸文化。左岸是一种有情调的生活方式。左岸相对于右岸,左是一种理想,左是一种追求,左是一个方向,左是一种状态,左是一种属于自我的全新生活方式!左岸崇尚行为的愉悦性,思想的灵动性、心灵的感知性、智慧的包融性、行为的愉悦性:愉而悦,则积极行之。快乐的秘诀不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而是去喜欢自己做的事,

 

中赫时尚:经常会出国吗?有没有去看秀或者订货组货的相关经历?能给我讲讲吗?

 

邓婷:会常常出国哦,我们公司主要做东南亚地区的多,所以会常常出差去香港 韩国,日本出差,看秀基本上国内知名点的会去看,现在还没有去看过欧美一线大牌的我想有机会我一定会去,订货和组货是我现在工作的一部分,要讲出来估计要讲几天几夜了。

 

中赫时尚:您所代理的品牌店面注重的是什么?你最喜欢的品牌是哪家?是什么吸引你?

 

邓婷:我最喜欢的品牌是chanel,它经典优雅,是唯一一个可以奶奶、妈妈、女儿一家三代人都可以穿的衣服。记得英国的安妮公主说过:“一件设计剪裁都十分经典的服饰,应该是可以穿一辈子的”。

 

中赫时尚:学习后对你未来工作的帮助做好计划了吗?

 

邓婷:学习对于我本身帮助还是蛮大的,更深一层的了解了实质性买手工作,相信对于未来我自己创建品牌帮助更大。

 

“只是件小事?”——时尚买手的社会责任感

 

中赫时尚:这次与郑丽萍一起组织了“扶贫捐赠活动”,可以看到你作为时尚职业工作者对社会的责任感,能简要聊一下为何要在你那么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做慈善?它对于你的人生意义是什么?

 

邓婷:小时候我出生在农村,当时家里条件比较艰苦,14岁我便外出打工了,在中间我认识了日本的一位长者她一直出钱鼓励我去读书,然后送我去日本进修,她是改变我一生的一位长者。   

 

她告诉我:我们这一生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张白纸,想在纸上怎么写画全部靠自己,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认清,就是我们对于出生选择不了,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去奋斗努力来改变自己。机会很重要,给别人机会更重要。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终止和那位帮助过我那位长者之间的联系,但是我想我会一辈子铭记。她其实可以选择和大多数人一样,就当我生命长河里一个过客而已,可是她没有,她给了我机会,也让我知道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道理。

 

这些年我有空余的时间便学习和会出去旅行,途中有见识到不少贫困、需要帮助的落后村庄。那里的孩子和我小时候一样,选择不了出生,但是生活在现代化城市的我们可以给他(她)们些小小的帮助。只要我们少打几次车,少出去吃顿饭,少K次歌就可以帮助到他们。做这些我不需要别人记住或者知道我,我觉得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我想我会一辈子做下去。至于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在于创造了自己的价值之后,散发自己微弱的光热,将这些价值用来回报社会,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