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通往未来,首先要回归本我 — 丹羽英之

  • 2017-12-14
  • 中赫时尚
  • 中赫时尚
  • 401

       取于自然,归还自然。

国际花艺产业链已经相当成熟,中国花艺若想真正走出国门,产业链的整合势在必行,为解决这个所有花艺师共同面对的难题,由中赫时尚国际花艺俱乐部主办的2018国际花艺设计趋势大师研讨会在12月9号如期举行。第一天便有五位国际花艺行业的领军人士从不同角度对现今花艺行业做了分析,并阐明了未来花艺的发展趋势。

 

在大会的入口处,一片白色的竹林引得人们注目、流连,大家在林中感受着这份意境,纷纷拍照记录下此刻震撼的心情。


1513232736708173.jpg

 

这个十米长、二十米宽的白色竹林,正是由此次研讨会的总导演丹羽英之设计的。他认为,只有我们能很好的将前人的精神继承,才有去创造未来的可能,作为此次研讨会的总导演,今天场内的一切装置、音乐、舞美都由丹羽英之精心设计,他希望大家通过这种沉浸式体验,能够回归到最原始的本我状态,去了解原始的东西,这样才能更好的接受新的东西。


 

为什么选择竹林


丹羽说如果不了解中国的花艺市场行情,设计也许会很难和人们产生共鸣,选择竹林的理由是因为亚洲很多国家都有美丽的竹林,且人们对竹的意象认知比较一致,大家能产生共鸣。


竹子被悬在空中,但还是直立生长的状态。“我们在自然中看到的竹子是从地面直立生长起来的,通过对作品的处理,让竹子和地面分开,表达一种从束缚中解脱的状态。”


1513232759957824.jpg

 

为什么是白色


“因为白色可以变成任何颜色,它是最近接无的颜色。”


丹羽希望大家穿过这片竹林时,忘掉之前固有的观念,它想营造的实际是两个世界的边界,现实和原始。当大家穿过边界,每个人都有一个新的开始,用无的状态去接受新的事物。“相信这次活动一定能带给大家更多的感动与享受,希望大家能带回去更多新鲜的感受。”


1513232780341204.jpg

 

取于自然,归还自然


一开场,五位身穿白色的精灵拿着白色的花朵走到白色的竹林里,去“换”了五个花艺出来,丹羽说,“我们在自然界面前是并非万能的,我们用来创作的植物来自于自然,大家看到的这一幕,我想传达的是,我们从自然界获取的生命,我们要再次还给自然,而且当我们回归自然时,才能获得更多东西。既然人类的欲望是无穷的,不断期待做出更好的作品,那我们就更需要带着崇敬的心态才能不断从自然中发现美,从而不断突破自我。”


1513232799852262.jpg

1513232814466409.jpg


极致的阵列


很多人都说,丹羽的作品,第一眼可能不会爱上,但如果用心去体会,就会为之震撼,那种极致到变态的排列,也许和他是处女座有很大的关系。很多处女座表示,看了丹羽的作品就中了他的“毒”。丹羽英之很喜欢用阵列的形势去创作作品,所以常用到的植物有刚草、红瑞木等看起来规整的花材。“这次中赫对我的要求就是做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他在台上展示的也是他最喜欢的创作形式。


1513232837495824.jpg


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他的操作也越来越快,仅仅半小时便完成了四组作品。


1513232855112904.jpg

 

为什么如此“单一”却能打动人


丹羽就红瑞木的作品做了些解释。“其实舞台上方的红瑞木装饰已经非常能打动人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够,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做了这样的作品和它呼应。”


1513232907330469.jpg

 

自五年前第一次来中国到今天,丹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在互动中产生了很多灵感,“北京是我来过最冷的地方了,这么冷的冬天,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和它更配呢?”


舞台上方的红瑞木是会给人带来温暖的阳光造型,丹羽说,“虽然上红瑞木看起来是线条单一的,但没有一根红瑞木是完全一样的,那些细微的区别和不同的表情组合在一起就会变成带有情绪的作品。”

 

排列的力量


1513232927410561.jpg

 

一根植物的力量有限,但组合在一起就会有很大的能量。“我们剪断一根竹子,它是不会倒下来的,因为在生长中,整片竹林已经形成了互相扶持的姿态。而且一根竹子的话,是没法长这么直、这么高的,这其实就是我的创作原理。”

 

众所周知,日本花道历史悠久,流派众多,各显其长,都有其特有的严格的设计技法与规范,而丹羽虽出生于日本花艺世家,却并未被传统所束缚。作为日本花艺界的革新派标志性人物,他把日本花道的传统精髓与现代花艺完美结合。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1513232941220060.jpg


丹羽说:“我们人很难超越自然本身的美,面对着鲜花、植物,我们能做些什么才能带给大家超越大自然的美?这是我困扰多年的问题,在充分理解植物后,我想,能够超越自然的只有自然自己,所以说要仔细观察植物,进行解构、重组,重新诠释自然的美才是关键。